一只寄安

【汐音社】百年未别离


        如怀尺壁是我在浮生六记里最喜欢的一首词,大概是因为真的写出了一种刻骨的恬淡——不解释,不标榜,恬然的喜悦从每个角落蔓延出来。想来真正的平和不是心有惊雷而面若平湖,而是敞开一腔光风霁月拥抱生活,未曾有片刻悔意和迟疑。

        “杏花开时云脚低,庭前起雨意。撑伞流连花前我同你,归去耗纸笔。” 杏花初绽,两人相挽漫步伞下,恰逢白鹭遥遥天际过,瓦上青苔映入帘。“远道白鹭恰正过,纸伞上长堤。瓦上苔,惹我一帘风月青。”这首歌词里我最喜欢这句“惹我一帘风月青”。 这是春天水汽朦胧的伏笔,是文人特有的细腻,是钟鼓馔玉以外的好景。好像水墨从上而下泼出,两个人身影都融化,春情此意,不辨朝夕。

        “小山在北蝶在鬓,画作长短景。题诗二三为东风与你,此春暂搁笔。”爱情总会把生活过出动人的声色,好像一切都可爱起来,花鸟的热闹,笔下的生活都镀了一层晴暖而温柔的色彩。“待浓荫长满窗棂,信手设竹椅。闲说些邻里事,旧家风云。都说田园好,只是鲜有人明白绿水青山间的闲情是出于安贫乐道的闲散风雅,是去以最朴素而热烈的心去拥抱生活。

         “此生惬意,如是朝暮如怀尺璧。无需添饰, 便可胜它万千传奇。天公应自,何处借得丹青妙笔。绘我生平兀自多灵犀。”当岁月在笔下凝成了春月秋风,飘荡起平凡岁月里的一颦一笑,有些美好便都隐入了无言的喜悦里了。 就好似一幅画轴慢慢在面前铺开,哪怕明知“情不可甚笃”,还是不忍移开眼睛。

        “此生不负,如是人间如怀尺璧。”好像爱上一个人以后就会把他装在胸口,不舍昼夜。这是爱人最甜蜜的软肋,时刻警惕,却未曾迟疑。“膝上张琴, 沧浪亭畔共候天星。白马曾去,山下水边万千好景。一梦不歇,百年未别离。”想来沈复生自官宦人家,大概儿时便多见人情世故,所以厌倦了那些浑浊的欲望。正是因为明白“当年笏满床”终归会败落,所以才只与琴棋诗酒,好景爱人相伴,才肯放下世俗的热闹,在荒凉中走出一片永恒的诗意来。

        古代描写情爱的文字不少,可描写夫妻恩爱的实在少见。所以揣摩起“沧浪亭畔共候天星”的雅致便会兀自生出一种感动来——要多少年的福气才能守得一人在身旁,共等繁星明灭,连期待都好像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终点。

        歌词并不华丽,只有一种平和的雅致。让人耳濡目染地就能感觉到沈复和芸娘当年的点滴,抬眼望去的,携手行过的,都是明丽的好景致。好像真的人生如梦般隽永,今夕何夕, 百年琴瑟共和鸣。

        一梦不歇,百年未别离。

End.

这个是十一月给汐音社写的词评 压着死线交的居然拿了第二hhhhhh
而且还送了我狗狗和丁丁的签名!!!
开心!

评论(1)

热度(4)

  1. DM一只寄安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