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寄安

【叶蓝】相逢


   @AsakiMio亲爱的mio生日快乐呀!
  对我来说写一个HE太难了orz   虽然我看文只看HE可是我不会写啊摔!
  今天还和mio哭诉写一千删八百的痛,不过终于还是写出来了,笔力不足,多多担待(合掌
  新的一岁呀,愿你平安顺遂,喜乐无忧w

  
    
  国家队夺冠的时候蓝雨上下陷入一片欢腾。管你是面瘫患者还是刚刚失恋,这个瞬间也不免洋溢着农民丰收般的喜悦。蓝河抱着梁易春蹦跶,梁易春把他从肩膀上扯下来大声问他,晚上去酒吧疯一次,敢不敢来?
  
  蓝河挑眉,我还怕了不成?
  
  晚上他们一群人浩浩荡荡到酒吧的时候酒吧仍然在轮播荣耀总决赛,熙熙攘攘的人好些都是来一块儿庆祝夺冠的,大家喝上酒后互相熟络的也快,不一会儿就分不清到底哪个人是俱乐部的了。蓝河性子算是稳重些,那点疯狂过去后也没什么精力再到人群里分享热闹,就自己坐在角落里有一搭没一搭地喝着酒,静静看着比赛。
    
  国家队间的较量堪称巅峰上的对决,最后一场唐昊由于之前消耗太大换成了叶修,这个人意外地没抢什么风头,滴水不漏地配合队友拿下了比赛。其实谁的表现不是近乎完美呢?尤其是那个闪闪发光的黄少天,一招剑定天下孤身破开敌阵,委实是个少年侠客意气风发的模样。
  
  不对,他怎么会是孤身一人呢,蓝河摇摇头。不管他狡黠还是勇敢,他的队长永远在他身后,沉默却不可违逆地昭告着“你不必怕,我就在这里”。想到这里蓝河觉得该是不知不觉喝了太多的酒,热度涌上来,携着叮咬似的孤独,让自己敏感得不堪一击。所以当叶修略带疲惫的眉眼猝不及防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他望着那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忽的觉得一阵酸楚在胸膛里炸开。
  
  那个人是叶修啊,他默默对自己说。
  
  那是叶修啊。
  
  他那么喜欢他,拼尽全力想靠近他一点点,可每次抬头叶修还在那里,还是那般神色,平静里写满了最慈悲又冷酷的洞明。蓝河想你叶神还真对得起神这个字——神总归与凡人是不同的,摩西能劈海而行,可他许博远总要向岁月单方面地宣布和解,暂时喘一口气,不再朝“爱情”手脚并用地奔去——那风车实在是太大了,残破的战矛上每一道伤痕都是对他的嘲笑。许博远看着那一方屏幕囚住的狂呼、尖叫和喜极而泣,以及无关于这片嘈杂的,依旧慵懒的叶修,忽然觉得自己的力气被抽干了一样。眼角是潮湿的,却流不出眼泪来。
  
     蓝河打开通讯录,叶修两个字静静躺在里面,让他忍不住伸手轻轻在上面划过去,好像真的能碰到那个人一点点。他的克制,他的负担都盛在面前一杯暧昧不堪的麦芽香里,仰头喝干,潮湿的甜裹着蓝河不动声色向某个无名深渊坠落。于是杯空之后喉咙愈发干渴,急需说些什么缓和身体上的难过。
  
  “叶修——”
  
  他闭上眼睛含含糊糊地说道,自嘲似的笑了一下。
  
  “叶修我真的特别喜欢你——我没开玩笑,真的……我不光是说你荣耀玩的好呀…你是我见过的最温柔的人。而且你帅呀,特别帅。但是你站的太高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困意袭过来,他不知道自己又断断续续说了些什么,只知道自己仿佛用尽了一辈子的力气,跌入了不知名的黑暗里。
  
 
 
  
  再醒过来时感官第一个接收到的讯息是烟草味,掺杂着居住者特有的气息在空气里温和地沉积。陌生感让蓝河挣扎着想起身,然而身体一动头疼欲裂,又嘭地摔回枕头上。大概是听到了屋里的响动,门外的人敲了敲门,问了一声醒了么。蓝河闷闷答了声嗯,嗓子沙哑得好像不是自己的。
  
  门外的人一时没了声音,过了一会儿才推门进来,手里端着一杯蜂蜜水。“刚刚去管沐橙借了蜂蜜,你先喝了再说话。”

  蓝河眼睛还没睁开,在心里默默地消化了一下这句话。
  
  然后一下从床上蹦了起来。

  “叶神?!!”
  
  “诶你慢点——”,叶修弯腰扶了他一把,“你们蓝溪阁的同事太不靠谱了,都没有人管你。看在我救你一命的份儿上就考虑一下来我们兴欣呗?”
  
  “……”蓝河差一点就喷回去了,但想想自己还趴在人家的床上,只好堪堪把一个滚字咽回肚子里。现在他算是被彻底吓醒了,抬头打量了一下房间,是他们G市比较有名的一个宾馆,一颗心才算是稍稍放下了。
  他回过头来,正对上叶修含着笑的眼神。
      
  还是那个叶修,嘲讽,慵懒,专注又疏离。但有什么不一样了,也许是眉梢眼角哪一刹不自觉抖落了些温情,又或许只是一种无法言说的安定感,好像这么多年过去,他也终于染上些人间的温热烟火气。蓝河觉得自己有很多话想说,但最终只是磕磕绊绊问了一句,“叶神,我为什么在你——呃——不是,你怎么找到我的?”
  
  “你给我打的电话呀。”叶修显得十分无辜。
  
  “啊???”
  
  “是你大半夜给我打了个电话。我这个手机是联盟硬塞给我的,号码没几个人知道,我刚下飞机一开机就听见手机响还吓了我一跳。我一看你喝多了就问你你同事在吗,你说都走了,我没办法就把你带过来了。”
  
  叶修说完之后还点了下头,完全无视蓝河崩掉的表情。
 


  
  
  蓝河感觉自己整个人已经炸裂了。
  
  老子居然把电话拨出去了!!!我只是划了一下啊!!!
  
  但事实就是他现在已经躺在了叶修的床上,于是蓝河扭过头朝叶修非常艰难地笑了一下。“那个…我要是说这是个意外…你信吗?”
  
  叶修轻轻笑了一下,没忍住似的,然后把水递给他。“你先把水喝了。”
  
  蓝河十分绝望,但还是把杯子接了过来。蜂蜜不是很浓,但顺着水流划过他的喉咙时依然抚慰了他宿醉后的干哑。喝完之后叶修把杯子拿过来放在床头柜上,一边平平淡淡地问道,“至少表白是真的吧?”
  
  蓝河自暴自弃地把脸埋在手掌里,对啊,喜欢你好久了。
  
  然后,他听见那个人的呼吸声突然在耳边放大。
  
  在他来得及做出反应之前手腕已经被一个不容拒绝的力道握在掌心然后扣在身后。叶修侧着头,在他唇角蜻蜓点水般亲了一下。
  
  “我本来是想今天去你们那儿找你的。”
 
  “找,找我?”蓝河身体和精神上同时收到了冲击。
  
  “找你表白啊,没想到小蓝比我想的还要坦诚,居然——”
  
  “滚滚滚!”蓝河感觉自己的脸已经烧起来了,匆忙别过头去,却被人捏着下巴扳回来,在额头上又落下一个吻。
  
  “许博远,” 叶修看进蓝河的眼睛里,“这是我第一次和人表白,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才好…”,叶修难得紧张,蓝河看在眼里,忍不住伸手去戳他。叶修看着他的小动作无奈地笑了一下,伸手把他的手牵过来握在手里,单膝跪下,抬头望向他,眉目柔和得像是要化进流淌的时间。
  
  “所以,你愿不愿意让我做你的男朋友?”
    

  
  
  蓝河花了一秒钟思考这个问题,花了两秒钟扑过去亲吻叶修,最后十秒钟被叶修按倒在床上。
  
  “喂你——”蓝河显然没有意识到进展会这么快。
  
  “想什么呢,”叶修眯起眼睛看着脸彻底变红的蓝河,舔了舔嘴唇,“我只是觉得你这么看起来…比较可爱。”
  
  “卧槽你要不要脸——”蓝河在叶修怀里挣扎,然而亲吻过后急促的喘息让这句抱怨显得十分无力,”…算了,”他认命地在叶修颈窝里蹭了蹭,小声道“叶修,我真的好喜欢你呀。”
  
  叶修感觉心脏好像停滞了一拍,更用力地把他拥进怀里,年轻人散发着新鲜又温暖的气息,像是把一些新的什么融入了他的生命,心尖累积出模糊的柔软,让他想要奋不顾身谈一次地老天荒。
  
  人世深情大抵如此,爱与被爱的人,无一例外。
  
  而他们有幸于漫长人生相逢,从此将孤苦旅途多熬出一点平安喜乐,一路目光交错,灵魂相通。
  
  成为更好的自己,也成为彼此的余生。
  
  End.
  
  
  
  不久以后的某一天。
  黄少天:“我去叶修你真的把人追到手了啊!看我的助攻是不是很管用,这你要是不请我吃饭可就说不过去了吧!!!
  叶修:“所以你到底是怎么把我电话号给他的…”
  黄少天:“我看见他就说诶这位小同志你把手机借我一下啊我这边打电话呢不方便,他就借给我了啊,我就把手机号输进去了然后装模作样一边输到我自己手机里一边跟他讲这是叶修手机号你先存着万一有什么事呢对不对……
  叶修:…
  黄少天:“毕竟他是我的粉丝嘛当然就相信我咯,诶老叶你说你嫉妒吗——”
  叶修:(默默挪开耳机)
  门外恰好路过的蓝河:…?!
  
  
  

评论(8)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