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寄安

【伞修】杂谈

        叶修这个人,你能从每个分毫里读出他的冷静自持,即便是三十七场胜利后你从上帝视角看到他一腔柔软攥紧了手里的账号卡,你也猜得到他的表情依旧寡淡的,看不出波澜。

  你知道他在乎,但从未肝肠寸断。

  所以你很难说苏沐秋对于叶修来说意味着什么,那是他颠沛人生中第一个故友知交,也是他写下的这场传奇的奠基人。他们于落魄俗世相逢,一眼瞥见了彼此同样高傲纯粹的灵魂,于是他们从此脉络相连,一同分享最狼狈却热烈的年轻岁月——

        那是他们最好的年岁,坦诚无畏的,衣衫破旧,眼里却都含着光。

【叶蓝】相逢


   @AsakiMio亲爱的mio生日快乐呀!
  对我来说写一个HE太难了orz   虽然我看文只看HE可是我不会写啊摔!
  今天还和mio哭诉写一千删八百的痛,不过终于还是写出来了,笔力不足,多多担待(合掌
  新的一岁呀,愿你平安顺遂,喜乐无忧w

  
    
  国家队夺冠的时候蓝雨上下陷入一片欢腾。管你是面瘫患者还是刚刚失恋,这个瞬间也不免洋溢着农民丰收般的喜悦。蓝河抱着梁易春蹦跶,梁易春把他从肩膀上扯下来大声问他,晚上去酒吧疯一次,敢不敢来?
  
  蓝河挑眉,我还怕了不成?
  
  晚上他们一群人浩浩荡荡到酒吧的时候酒吧仍然在轮播荣耀总决赛,熙熙攘攘的人好些都是来一块儿庆祝夺冠的,大家喝上酒后互相熟络的也快,不一会儿就分不清到底哪个人是俱乐部的了。蓝河性子算是稳重些,那点疯狂过去后也没什么精力再到人群里分享热闹,就自己坐在角落里有一搭没一搭地喝着酒,静静看着比赛。
    
  国家队间的较量堪称巅峰上的对决,最后一场唐昊由于之前消耗太大换成了叶修,这个人意外地没抢什么风头,滴水不漏地配合队友拿下了比赛。其实谁的表现不是近乎完美呢?尤其是那个闪闪发光的黄少天,一招剑定天下孤身破开敌阵,委实是个少年侠客意气风发的模样。
  
  不对,他怎么会是孤身一人呢,蓝河摇摇头。不管他狡黠还是勇敢,他的队长永远在他身后,沉默却不可违逆地昭告着“你不必怕,我就在这里”。想到这里蓝河觉得该是不知不觉喝了太多的酒,热度涌上来,携着叮咬似的孤独,让自己敏感得不堪一击。所以当叶修略带疲惫的眉眼猝不及防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他望着那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忽的觉得一阵酸楚在胸膛里炸开。
  
  那个人是叶修啊,他默默对自己说。
  
  那是叶修啊。
  
  他那么喜欢他,拼尽全力想靠近他一点点,可每次抬头叶修还在那里,还是那般神色,平静里写满了最慈悲又冷酷的洞明。蓝河想你叶神还真对得起神这个字——神总归与凡人是不同的,摩西能劈海而行,可他许博远总要向岁月单方面地宣布和解,暂时喘一口气,不再朝“爱情”手脚并用地奔去——那风车实在是太大了,残破的战矛上每一道伤痕都是对他的嘲笑。许博远看着那一方屏幕囚住的狂呼、尖叫和喜极而泣,以及无关于这片嘈杂的,依旧慵懒的叶修,忽然觉得自己的力气被抽干了一样。眼角是潮湿的,却流不出眼泪来。
  
     蓝河打开通讯录,叶修两个字静静躺在里面,让他忍不住伸手轻轻在上面划过去,好像真的能碰到那个人一点点。他的克制,他的负担都盛在面前一杯暧昧不堪的麦芽香里,仰头喝干,潮湿的甜裹着蓝河不动声色向某个无名深渊坠落。于是杯空之后喉咙愈发干渴,急需说些什么缓和身体上的难过。
  
  “叶修——”
  
  他闭上眼睛含含糊糊地说道,自嘲似的笑了一下。
  
  “叶修我真的特别喜欢你——我没开玩笑,真的……我不光是说你荣耀玩的好呀…你是我见过的最温柔的人。而且你帅呀,特别帅。但是你站的太高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困意袭过来,他不知道自己又断断续续说了些什么,只知道自己仿佛用尽了一辈子的力气,跌入了不知名的黑暗里。
  
 
 
  
  再醒过来时感官第一个接收到的讯息是烟草味,掺杂着居住者特有的气息在空气里温和地沉积。陌生感让蓝河挣扎着想起身,然而身体一动头疼欲裂,又嘭地摔回枕头上。大概是听到了屋里的响动,门外的人敲了敲门,问了一声醒了么。蓝河闷闷答了声嗯,嗓子沙哑得好像不是自己的。
  
  门外的人一时没了声音,过了一会儿才推门进来,手里端着一杯蜂蜜水。“刚刚去管沐橙借了蜂蜜,你先喝了再说话。”

  蓝河眼睛还没睁开,在心里默默地消化了一下这句话。
  
  然后一下从床上蹦了起来。

  “叶神?!!”
  
  “诶你慢点——”,叶修弯腰扶了他一把,“你们蓝溪阁的同事太不靠谱了,都没有人管你。看在我救你一命的份儿上就考虑一下来我们兴欣呗?”
  
  “……”蓝河差一点就喷回去了,但想想自己还趴在人家的床上,只好堪堪把一个滚字咽回肚子里。现在他算是被彻底吓醒了,抬头打量了一下房间,是他们G市比较有名的一个宾馆,一颗心才算是稍稍放下了。
  他回过头来,正对上叶修含着笑的眼神。
      
  还是那个叶修,嘲讽,慵懒,专注又疏离。但有什么不一样了,也许是眉梢眼角哪一刹不自觉抖落了些温情,又或许只是一种无法言说的安定感,好像这么多年过去,他也终于染上些人间的温热烟火气。蓝河觉得自己有很多话想说,但最终只是磕磕绊绊问了一句,“叶神,我为什么在你——呃——不是,你怎么找到我的?”
  
  “你给我打的电话呀。”叶修显得十分无辜。
  
  “啊???”
  
  “是你大半夜给我打了个电话。我这个手机是联盟硬塞给我的,号码没几个人知道,我刚下飞机一开机就听见手机响还吓了我一跳。我一看你喝多了就问你你同事在吗,你说都走了,我没办法就把你带过来了。”
  
  叶修说完之后还点了下头,完全无视蓝河崩掉的表情。
 


  
  
  蓝河感觉自己整个人已经炸裂了。
  
  老子居然把电话拨出去了!!!我只是划了一下啊!!!
  
  但事实就是他现在已经躺在了叶修的床上,于是蓝河扭过头朝叶修非常艰难地笑了一下。“那个…我要是说这是个意外…你信吗?”
  
  叶修轻轻笑了一下,没忍住似的,然后把水递给他。“你先把水喝了。”
  
  蓝河十分绝望,但还是把杯子接了过来。蜂蜜不是很浓,但顺着水流划过他的喉咙时依然抚慰了他宿醉后的干哑。喝完之后叶修把杯子拿过来放在床头柜上,一边平平淡淡地问道,“至少表白是真的吧?”
  
  蓝河自暴自弃地把脸埋在手掌里,对啊,喜欢你好久了。
  
  然后,他听见那个人的呼吸声突然在耳边放大。
  
  在他来得及做出反应之前手腕已经被一个不容拒绝的力道握在掌心然后扣在身后。叶修侧着头,在他唇角蜻蜓点水般亲了一下。
  
  “我本来是想今天去你们那儿找你的。”
 
  “找,找我?”蓝河身体和精神上同时收到了冲击。
  
  “找你表白啊,没想到小蓝比我想的还要坦诚,居然——”
  
  “滚滚滚!”蓝河感觉自己的脸已经烧起来了,匆忙别过头去,却被人捏着下巴扳回来,在额头上又落下一个吻。
  
  “许博远,” 叶修看进蓝河的眼睛里,“这是我第一次和人表白,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才好…”,叶修难得紧张,蓝河看在眼里,忍不住伸手去戳他。叶修看着他的小动作无奈地笑了一下,伸手把他的手牵过来握在手里,单膝跪下,抬头望向他,眉目柔和得像是要化进流淌的时间。
  
  “所以,你愿不愿意让我做你的男朋友?”
    

  
  
  蓝河花了一秒钟思考这个问题,花了两秒钟扑过去亲吻叶修,最后十秒钟被叶修按倒在床上。
  
  “喂你——”蓝河显然没有意识到进展会这么快。
  
  “想什么呢,”叶修眯起眼睛看着脸彻底变红的蓝河,舔了舔嘴唇,“我只是觉得你这么看起来…比较可爱。”
  
  “卧槽你要不要脸——”蓝河在叶修怀里挣扎,然而亲吻过后急促的喘息让这句抱怨显得十分无力,”…算了,”他认命地在叶修颈窝里蹭了蹭,小声道“叶修,我真的好喜欢你呀。”
  
  叶修感觉心脏好像停滞了一拍,更用力地把他拥进怀里,年轻人散发着新鲜又温暖的气息,像是把一些新的什么融入了他的生命,心尖累积出模糊的柔软,让他想要奋不顾身谈一次地老天荒。
  
  人世深情大抵如此,爱与被爱的人,无一例外。
  
  而他们有幸于漫长人生相逢,从此将孤苦旅途多熬出一点平安喜乐,一路目光交错,灵魂相通。
  
  成为更好的自己,也成为彼此的余生。
  
  End.
  
  
  
  不久以后的某一天。
  黄少天:“我去叶修你真的把人追到手了啊!看我的助攻是不是很管用,这你要是不请我吃饭可就说不过去了吧!!!
  叶修:“所以你到底是怎么把我电话号给他的…”
  黄少天:“我看见他就说诶这位小同志你把手机借我一下啊我这边打电话呢不方便,他就借给我了啊,我就把手机号输进去了然后装模作样一边输到我自己手机里一边跟他讲这是叶修手机号你先存着万一有什么事呢对不对……
  叶修:…
  黄少天:“毕竟他是我的粉丝嘛当然就相信我咯,诶老叶你说你嫉妒吗——”
  叶修:(默默挪开耳机)
  门外恰好路过的蓝河:…?!
  
  
  

【0529】最有幸相逢

老叶生贺 ,pv还没发,链接晚点再放w

老叶,生日快乐呀。就不吹了,要吹能吹到明天去


《最有幸相逢》

原曲 : 这一路走来
填词 : 林寄安
(念白和苏家兄妹的词儿是傅南写的,啪啪啪鼓掌

【陈果】
你从雪夜走来
孤身穿过了尘埃 
应是岁月青睐
曾恰逢你的时代 
    
【莫凡】
自缚冰冷枷锁
你却包容我沉默
纵我茫然失落
你仍在巅峰等我
  
【包荣兴】
最有幸相逢此生心之所向
共渡坎坷与跌宕
惜我懵懂也护我不再流浪  
你是我唯一信仰
   
【唐柔】
最有幸相逢你的光芒万丈
凡尘黯淡都照亮
这俗世庸常陪我负隅顽抗  
用温柔熬尽风霜

_music_

【罗辑】
骄傲没入深海
算不出一个未来
唯你甘愿等待 
便交付所有信赖
 
【乔一帆】
曾被渺小吞没
跌跌撞撞的无措
凭你骄傲炽热
末路翻身重来过
  
【方锐】  
最有幸相逢携手见证荣光
遥敬身后的苍凉
回首才发觉来时孤单身影
已因你们而成双
  
【魏琛】
最有幸相逢没太多的期望
你给我新的曙光
踏过无情岁月赋予的沧桑
硝烟里溯游而上
  
【安文逸】
曾冰冷 也曾有失望
在谷底 追逐着天光
若不曾遇见你
我怎在舞台中央

【苏沐橙】
最有幸相逢只要在你身旁
就不会感到彷徨
心甘情愿在世界尽头守望
不管前路多漫长
  
【苏沐秋】
最有幸相逢谨记你的模样
是我最初的向往
紧握住最后的心愿不肯放
愿你荣耀不散场
  
【合】
最有幸相逢
在最孤单无奈的时光
  
唐柔:队长,谢谢你!
罗辑:队长,谢谢你!
乔一帆:队长,谢谢你!
安文逸:队长,谢谢你!
莫凡:队长,谢谢你!
包子:老大,我们去夺个冠军!
 
【合】
我此生有幸是
遇见了最好的你
  
魏琛:谢谢你
方锐:谢谢你
陈果:谢谢你
苏沐橙:只要在你身边 就好



搞这个生贺可以说很拼了,现在再看这个词儿觉得自己的人设崩的好彻底啊...我当初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么又质朴又鸡汤的...

但也没有更好的方式去说老叶了,他本来就是平淡而炽热的存在。所以没什么长篇大论啦,其实整首歌想表达的就是写给陈果那句话了——

应是岁月青睐,曾恰逢你的时代。

谢谢你呀,叶修。

我爱你。

【词】天地将倾

山间蜿蜒一列
墨绿色  铁皮火车
它用古老的沙哑
唱一支北方的歌
南方阔叶林  拥抱晚风
以涛声相和

岛屿让海鸥飞过 
然后沉沦在 
大西洋  海岸的另一侧
与珊瑚耳鬓厮磨

火光在城市蔓延
洪水倾覆三千山河
沿海灯塔将天空撕破
世界汹涌温热

星星皱着眉
长眠于  苍白的银河
囚于沉默
不知光年外 
今夜万家灯火

少女们的波西米亚长裙
在教堂钟声下起落
她们手捧虔诚  赞美因果
将唱诗声燃成烛光 
与平安喜乐

在这个天地将倾的夜晚
没有诺亚方舟  或者
上帝的和平鸽
于是  在末日的第一束光里
人们渐次围拢了

此刻
燃烧的中央大厦
是圣诞树
是天启
是普罗米修斯的篝火

他们在那里  手拉起手
高声唱着
Merry Christmas

Merry Christmas
Merry Christmas

【城市记忆】塔查尔守夜人


        塔查尔是内蒙古边界线旁的一片沙漠,一条半死不活的小水流从草原那边蜿蜒至此,被当地人称作塔查尔河。

        张满成家世世代代就住在这条河边。沿河零星有很多居民,以红太阳马场为中心,方圆三里内形成了一个小村庄。因为靠近东南边陲,是东北华北游客的必经之地,因此他们大多经营一些跑马场和旅店,还有的人买了几辆游乐园的越野跑车画地出租。

        但张满成不同。他们家从祖上就住在这里繁衍生息,牧马喂羊,每一代子孙都要发誓保卫这片土地和葬在这里的祖先的魂灵。所以当后来包头来了一拨人要在这里建蒙古包特色旅馆的时候,其它人都拿着大额补贴走的一干二净,只有他死死攥着门框,恶狠狠地摇头。他身后的马儿们不明就里,呆呆地看了看两边,然后也懵懵懂懂地跟着主人生起气来,从喉咙里发出凶狠的咕噜声。

        此后房产商每天派人来游说,来人看着张满成一手菜刀一手镰刀,一时间都是焦头烂额。

        最后红太阳草原酒店还是盖起来了。只是在大门外有一个不太协调的旧瓦房,墙上歪歪扭扭地用红油漆涂了两个大字,门卫。

        下午四点。

        阳光烫过的空气干燥柔软,混杂着沙漠地带特有的粗糙,让人不由自主变得质朴而喜气洋洋。新来的小服务生懒洋洋地劈着篝火晚会要用的柴火,一边和洗盘子的打工小妹暗送秋波。张满成在外面饮马。

        下午五点。

        旅行团的晚饭时间到了,嘈杂声和炊烟纠缠着盘旋在山丘间。张满成遥遥听见推杯换盏的声音,于是吹了声口哨,转身打道回府,马儿们踢踏踢踏跟在他身后,时不时扯两口草吃。

        下午六点。

        篝火晚会开始了。熊熊的篝火足够取暖,却不够照亮偌大的广场。但也正因如此,模糊的视线营造出了一种暧昧而放肆的氛围,每个人在乐队的牧歌声里纵声欢呼,以狂欢抵挡这片沙漠空旷的死寂。

        张满成终于拖着他的马们爬到了他的破瓦房。他把马一匹匹拴好,然后领着他最亲的老母马走向了酒店身后的山丘上,熟练地站在了唯一的路灯下,向人声鼎沸处望去。草木在灯光下一片枯黄,老母马一如既往好奇地用蹄子拨弄着,惊起了灯下的飞蛾,好像隐隐划过的炊烟。

        天黑了。

        草原总是比城市黑得早一些。旷野这边的尽头暗红色消失,那头的象牙白缓缓升起,如此轮转,称之为昼夜。随着热度的消散游人慢慢四下散去,三百六十块钱一晚的蒙古包里开始有灯光此起彼伏地明灭,广场上唯一的路灯看着瘫在地上的篝火苟延残喘,见怪不怪地等着它断气那一刻。

       张满成依旧没有动。

       又过了很久。他看见最后一点火星烧尽,这个村庄已经沉沉睡去,安静得连他的老马拨弄脚下的草稞时都不由自主地开始轻拿轻放。他终于把呢子外套的领子抖了抖,抓过缰绳搓着双手,慢慢走向他的瓦房。

        他有点困了。就像英雄拯救完世界,在欢呼喝彩声后,才会后知后觉地显出疲态来。

        牧民,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存在。

        千百年来他们以血肉延续着这片土地的生命,标杆一样写满了岁月的厚重和苍老。我曾以为他们孤独高贵而不自知,可是我现在明白我错了,他们不过是不想追赶也追不上这个复杂的世界,只是“滞后”让我们产生了可笑的幻觉。毕竟我们总在追求得不到的和不属于我们的,得不到于是将乏味说成纯粹,得不到于是将寂寞说成旷远。

        说到底,什么田园,什么避世,都是我们的一厢情愿。所谓牧民只不过是一个落后古朴的种族——整个塔查尔为数不多的那些见过所谓“外面”的乡民,再没一个回来。
 
      

        日复一日,这片土地愈发残败起来。

        照这么折腾,谁知道它还能活多久呢,人们总是说。旅客这么说,村民这么说,连上面来的领导也这么说。张满成默默听他们谈论末日与迫害,常常有一点迷茫。他对未来没有任何概念,只是模模糊糊地盼望着这片土地能够挺到自己死的那天,如果能的话,最好是再养活养活自己的儿子孙子重孙子们。

        无知的人总是有点无师自通的乐观。张满成虽然不满,但也并不着急。

        这里是塔查尔。我背靠月亮,坐在木头围栏上望着张满成远去。内蒙古高原的夜晚有一点吓人,天空和旷野都延展得肆无忌惮,一片死寂好像永远望不到尽头。

        而极目远望里,只有张家的老马踢踏踢踏慢慢变小,消失于远处一点昏黄。那里有两个红色的,滚烫的大字,热热闹闹地欢迎他们的归来。

【汐音社】百年未别离


        如怀尺壁是我在浮生六记里最喜欢的一首词,大概是因为真的写出了一种刻骨的恬淡——不解释,不标榜,恬然的喜悦从每个角落蔓延出来。想来真正的平和不是心有惊雷而面若平湖,而是敞开一腔光风霁月拥抱生活,未曾有片刻悔意和迟疑。

        “杏花开时云脚低,庭前起雨意。撑伞流连花前我同你,归去耗纸笔。” 杏花初绽,两人相挽漫步伞下,恰逢白鹭遥遥天际过,瓦上青苔映入帘。“远道白鹭恰正过,纸伞上长堤。瓦上苔,惹我一帘风月青。”这首歌词里我最喜欢这句“惹我一帘风月青”。 这是春天水汽朦胧的伏笔,是文人特有的细腻,是钟鼓馔玉以外的好景。好像水墨从上而下泼出,两个人身影都融化,春情此意,不辨朝夕。

        “小山在北蝶在鬓,画作长短景。题诗二三为东风与你,此春暂搁笔。”爱情总会把生活过出动人的声色,好像一切都可爱起来,花鸟的热闹,笔下的生活都镀了一层晴暖而温柔的色彩。“待浓荫长满窗棂,信手设竹椅。闲说些邻里事,旧家风云。都说田园好,只是鲜有人明白绿水青山间的闲情是出于安贫乐道的闲散风雅,是去以最朴素而热烈的心去拥抱生活。

         “此生惬意,如是朝暮如怀尺璧。无需添饰, 便可胜它万千传奇。天公应自,何处借得丹青妙笔。绘我生平兀自多灵犀。”当岁月在笔下凝成了春月秋风,飘荡起平凡岁月里的一颦一笑,有些美好便都隐入了无言的喜悦里了。 就好似一幅画轴慢慢在面前铺开,哪怕明知“情不可甚笃”,还是不忍移开眼睛。

        “此生不负,如是人间如怀尺璧。”好像爱上一个人以后就会把他装在胸口,不舍昼夜。这是爱人最甜蜜的软肋,时刻警惕,却未曾迟疑。“膝上张琴, 沧浪亭畔共候天星。白马曾去,山下水边万千好景。一梦不歇,百年未别离。”想来沈复生自官宦人家,大概儿时便多见人情世故,所以厌倦了那些浑浊的欲望。正是因为明白“当年笏满床”终归会败落,所以才只与琴棋诗酒,好景爱人相伴,才肯放下世俗的热闹,在荒凉中走出一片永恒的诗意来。

        古代描写情爱的文字不少,可描写夫妻恩爱的实在少见。所以揣摩起“沧浪亭畔共候天星”的雅致便会兀自生出一种感动来——要多少年的福气才能守得一人在身旁,共等繁星明灭,连期待都好像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终点。

        歌词并不华丽,只有一种平和的雅致。让人耳濡目染地就能感觉到沈复和芸娘当年的点滴,抬眼望去的,携手行过的,都是明丽的好景致。好像真的人生如梦般隽永,今夕何夕, 百年琴瑟共和鸣。

        一梦不歇,百年未别离。

End.

这个是十一月给汐音社写的词评 压着死线交的居然拿了第二hhhhhh
而且还送了我狗狗和丁丁的签名!!!
开心!

【叶蓝】你身披繁星拥抱这人间

给AsakiMio《拥抱繁星》的剧情歌ww

     
拥抱繁星

原曲 : 君がぃるから

上帝漆黑的眼瞳里划过
一艘无声飞船
堕入天边  一如无数的
失去名字的陨石碎片
你凝望着的我
早已被麻木填满
可你拨开我卑微的防线
洞明那些破碎倔强的谎言
却依旧拥我入怀  眼神沉湎

只是那时我们
没来得及道一句 
万水千山  好久不见

眼底闪烁的眷恋  深藏比遗忘遥远
你身披繁星  拥抱这人间
谈笑间伤痕累累奔赴向长情的句点
山河流转  宛如一场盛大预言
这样的你
将我一身彷徨温柔入殓
心底刹那燎原

谁满心疲惫回忆里搁浅
囚于几亿光年
谁又在宇宙里茫然辗转
心底铺就一片寂灭荒原
星轨交错后向前  却在某处  转了一个弯
湮灭了前尘旧事与终点
只留你背负从前
用一腔虔诚原谅我每一次背叛
在夜深时双手合十祈祷被成全
亲吻落在指尖
消融了旧日扑朔迷离的不甘
然后给予我无关于岁月风浪的缱绻
慢慢去触碰你深埋下的悲欢
依赖在挣扎中繁衍
连盔甲都柔软
于是赴汤蹈火换以时间慈悲偿还
求而不得隽永誓言

眼底闪烁的眷恋  深藏比遗忘遥远
你身披繁星  拥抱这人间
谈笑间伤痕累累奔赴向长情的句点
山河流转  宛如一场盛大预言

多有幸  我平凡却也勇敢
眺望你侧脸  一如当时少年
所以你看
故事的最后岁月提笔于繁星间封卷
星河璀璨  拼凑一句无声箴言
你在我身边